推广 热搜:

金发青年雪白的肤色与红嫩的唇瓣相称,愈加妖冶

   日期:2020-02-1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红叶。叶廉熟练的脱帽向尾崎红叶行了个绅士的礼仪:好久不见。的确许久不见,首领的战争策略已经让我好久没有休息了。尾崎红叶
  “红叶。”叶廉熟练的脱帽向尾崎红叶行了个绅士的礼仪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   “的确许久不见,首领的战争策略已经让我好久没有休息了。”尾崎红叶无奈的摇了摇头,就连说话的时候,她都带着古风的措辞,一举一动都很符合大姐头的气势:“这一点上还真羡慕你不用出门奔波。”

    叶廉回了个无声的微笑。

    摇头叹息的功夫,红叶看见了叶廉身后那瘦小的身影:“这就是你收养的孩子?”

    “属下太宰治。”目光一接触,太宰顿时学着叶廉的动作,脱帽向她行了个礼:“初次见面,大姐头。”

    “倒是个礼仪周到的孩子。”尾崎红叶优雅的笑了起来:“我记得你从以前开始就喜欢小孩子,现在终于能养一个了?”

    太宰治戴上礼帽,闻言,瞳孔中透出深邃的黑,但他的唇角却依旧带着浅浅的弧度,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察觉。

    “嗯,所以你可不要跟我抢哦。”叶廉笑眯眯的歪了下头,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。

    “我对小鬼没有兴趣。”尾崎红叶默然的说着,随后像是厌倦了交谈似的将目光淡淡放在了被绑在架子上的犯人:“快点办完事离开这里,我还要继续审问。”

    “好——”叶廉懒洋洋的拖长了音,他慢慢踱步到了犯人的面前,一边笑着观察着犯人那奄奄一息的脸,一边朝身侧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   太宰不明白他的动作,专注的投去目光,只见身侧的黑手党下属立即恭敬的为叶廉呈上了一把锋利的匕首,而叶廉手腕灵活的玩弄着匕首,眼底闪过一道锐利的锋芒。

    下一秒,他忽然握着匕首对准犯人的手臂迅速一划,仿佛梅花般的鲜红瞬间倾斜而下,伴随着犯人的呜咽声,一直顺着手臂滴落。

    叶廉扔下匕首,将手深入衣襟中,拿出了一个食指长度的透明瓶子,并动作熟练的将瓶塞打开,将瓶口对准那流淌的血液,小心翼翼的接了起来。

    直到瓶子内装满鲜红的血液,他才重新将瓶口堵上。

    在不经意间,他的指腹也随之蹭上了一滴红色。

    叶廉看着自己葱白的指尖,倏地将指尖送到唇瓣附近,轻轻一蹭。

    昏暗的烛火下,金发青年雪白的肤色与红嫩的唇瓣相称,愈加妖冶,竟有种摄人心魂的美感。

    太宰治默默凝视着这一幕,一时间消失了所有的言语。

    直到尾崎红叶开口,他才渐渐找回了理智。

    “怎么样?”

    叶廉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,表情稍微有些嫌弃:“令人厌恶的腥臭味。”

    直到太宰治和叶廉一同往回返去的路上,太宰治还是不能理解叶廉取得敌人血液的目的是什么,他素来脑子十分好事,但是一遇上叶廉的事情,他就宛如一个智障一样陷入云雾之中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