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正要喝,小乖猛地扑过来,不慎打翻药碗。

   日期:2020-02-05    
 不过也只是虚惊一场,阿渔摸了摸光滑细腻的脖颈,颜嘉毓想不开自尽了,比病死更加不会引人遐想。

    想着事的阿渔没一会儿就觉得困乏,这具身子实在太过虚弱。一觉醒来,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,阿渔方觉精神好了些。

    宋奶娘说大夫人跟前的柏妈妈亲自送了礼过来替杜若灵赔罪。

    阿渔看了看,一支百年老人参,一个和田白玉花瓶,端地出手阔绰。每每杜若灵欺负了原身,柏氏都会周到的赔礼,次次出手不凡,谁人不说大夫人厚道知礼。

    然柏氏娘家早就没落了并无多少嫁妆,而陆氏虽是百年世家,家财却在四十年前那场衣冠南渡中丢了个七七八八,靠着暗中典当堪堪维持住了世家体面。和颜家结亲之后,终于不用典当度日,吃起颜家的干股。

    这些都是小时候一个颜家老仆告诉她的,还告诉她,陆家拿了颜家百万家财,她不是寄人篱下,她可以心安理得地住在陆府。后来,这个人不见了,颜家的下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无踪。

    欲壑难填,概莫如是。

    片刻后宋奶娘端着再次热好的药上来,神情如常,没有一丝心虚之色。第一次心焚如火,第二次愧痛难掩……慢慢的也就习惯了。不断催眠自己,姑娘这般孤苦伶仃地活着,和侯爷夫人团聚未必不是好事,说久了,她自己也信了。

    阿渔随手接过来,正要喝,小乖猛地扑过来,不慎打翻药碗。

    阿渔轻呼一声,弹了下小乖的脑袋“你这小东西,看你干的好事。”

    宋奶娘“这小家伙被宠坏了,幸好这药不烫,不然可怎么得了,姑娘可得好好给它立立规矩。”

    小乖似乎知道说的是自己,哧溜一下蹿了出去。
 

特别提示: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,真实性未证实,仅供参考。请谨慎采用,风险自负。


相关行情
推荐行情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