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所以当她无意中发现陆明远与安王府晋阳郡主似有暧昧

   日期:2020-02-05    
 宋奶娘和丫鬟劝了几句见劝不动,索性也不劝了,颜嘉毓打出生就开始吃药,吃药吃出了叛逆心,就想方设法的逃,隔三差五闹着不肯吃药,遂也不作他想。

    宋奶娘道“那姑娘先睡一会儿,回头再吃。”又吩咐人抱小乖抱来,小乖是颜嘉毓养得一只波斯猫。

    阿渔抱着漂亮的小家伙躺在床上,身边都是披着人皮的鬼,还是猫靠得住。在没查清宋奶娘背后主子前,不好每次都拒绝宋奶娘加了料的东西,免得打草惊蛇,当务之急是尽快把解药配出来。

    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猫,阿渔开始整理记忆。

    颜嘉毓四岁丧父,随着母亲颜陆氏投奔外祖陆府,母女俩就在陆府住了下来。出了父孝便和比她大了四岁的陆家二公子陆明远定下亲事。次年,丧夫后郁郁寡欢的颜陆氏一时想不开,投了湖追寻亡夫而去。

    颜嘉毓便成了父母双亡的孤儿,面上来看,陆家对这个可怜的外孙女很是怜惜,一应待遇与陆家嫡女一般无二。却也改变不了寄人篱下的事实,闲言碎语令颜嘉毓性子越发敏感脆弱,唯有不断告诉自己,她长大了是要嫁给二表哥陆明远的,陆府就是她的家。

    所以当她无意中发现陆明远与安王府晋阳郡主似有暧昧,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她不敢去求证。

    撸猫的动作顿了顿,阿渔嘴角轻轻一挑。

    晋阳郡主是安王夫妇掌上明珠,而安王是手握重权的实权王爷,娶了晋阳郡主可谓一步登天。

    反观颜嘉毓,体弱多病无父无母无势力,唯有巨额财产和宣平侯爵可取,前者早就进了陆府库房;后者以她身子骨未必能顺利生下儿子,无子便是一场空,且一个虚头爵位哪有实权来得重要。

    于是,慢性毒药来了,颜嘉毓一病死,婚事自然就不存在,颜家几代人的财富也能名正言顺留在陆家。

    多好的盘算,却差一点被春心萌动的晋阳郡主毁了。倘若颜嘉毓真的进了六皇子府,不说她被下毒之事有极大可能会被御医发现,就是出嫁时的嫁妆,陆府怎么拿的出来更舍不得拿出来,外人不知道颜氏如何豪富,却也知道颜氏家财绝对不少。但凡陆府备不出一份丰厚的嫁妆,吃绝户的名声没得跑。

特别提示: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,真实性未证实,仅供参考。请谨慎采用,风险自负。


相关行情
推荐行情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